亲子学苑
亲子学苑
电话:0558-2272076
地址:阜阳市关工委家教组
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亲子学苑
我看到了祖国的界碑
发布时间:2020-08-25  浏览:143 次    字体大小 :

编者按:根据上级关工委有关文件要求,阜阳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、阜阳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、共青团阜阳市委员会、《颍州晚报》社、《城市周报》社联合举办了全市青少年“中华魂”主题教育读书活动《爱我中华——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》征文比赛。现将获得中学组、小学组一等奖的文章发表在阜阳市网上家长学校“亲子阅读”栏目里,供广大青少年学习,以促进青少年的读书活动和我市的文明城市建设。

 

我看到了祖国的界碑

 

中学组一等奖获得者   姜寨镇中心学校八⑧班   李奥

辅导老师:杨春光

 

爸爸回来啦!听到分别半年之久的爸爸从缅甸回来了,我飞也似的回到了家,一头扎进爸爸的怀里。爸爸一手紧紧的抱着我,一手不停地抚摸我的额头,像分别了几个世纪似的。我定睛一看,原来家里还有几位长辈。他们听到爸爸回来了,也来看看,随便打探一下国外的的行情。

“老弟,你这次真险啊,好在有政府出面,有惊无伤,不然就悬了……”邻居二伯不停地安慰爸爸。“常言讲: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啊……”三叔也一个劲的安慰爸爸。我听得一头雾水,隐隐感到爸爸这次缅甸之行有点不顺利。

事情是这样的,爸爸今年七八月份,和邻村的几位朋友一块去缅甸种瓜。为什么去缅甸呢?因为缅甸地处热带,八九月份下种,春节期间西瓜就能成熟,运到国内就能卖好价钱。

“刚去的时候还可以,缅甸人对我们中国人还是很友好的。”爸爸和邻居聊天的声音,又把我的思绪拉回到现实。“人民币在缅甸北部五百公里之内非常坚挺,并且可以流通,汉语也是缅北人最喜欢说的语言之一,在那里投资开矿产、种地的90%以上都是中国人。”说到这里,爸爸带着得意的神情,那种自豪感,幸福感感染着在座的每一个人。

“老缅就是太穷了。电也没有,吃住条件都非常艰苦,化肥、农机、农药啊,都要回国内买。”爸爸感叹到。“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他们种地就不用化肥吗?”二叔一脸怀疑的问。

“不用,不用,当地农民基本没见过化肥,缅北部族与政府军多年战争,缅甸就一直没有实现统一,北部的掸邦和政府军常发生战争,有一次炮弹还落到中国境内,造成中国的人员伤亡。”爸爸的一席话,说得大家神色疑重,我们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。

“前几个月还顺利,西瓜长势很好,又大又圆,国内行情也很好,三四块一公斤。我们计算着,再少一个人也能赚百八十万的,甚至有人盘算着回国后要买一辆什么样的轿车呢。”

 “天有不测风云,从腊月十几开始,缅甸战争再起,部族冲突打得乌烟瘴气。他们处处设卡收税,封锁边境,随便抓人打人,我都被抓了三次,每次都是交了赎金才出来。看来和中国国民党时期差不多”。“儿啊,挨打了没?”奶奶关切的问,“没有,没有,他们要的是我们的人民币,不给钱才挨打呢。”爸爸安慰奶妈说。

“最后到了腊月二十左右,一千多亩西瓜都成熟了,由于战争就是运不出去,你说急人不急人?说实话,我们死的心都有啊,个个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一千多亩地啊,光是成本就得亏很多啊,我们有的是贷款投资的,有的是拿出了全部的家当……那日子真让人煎熬,甚至有人开始准备寻短见了。”“后来怎么解决的呢?”邻居二爷着急地问。

“怎么解决的?还是当地的族长给我们想了办法。”他对我们说:“让你们中国政府出面,这些掸邦啊,就怕你们中国政府。”

“抱着试一试的心情,我们拨通了云南边防政府的电话,报告了我们的处境。没想到三天之后,中国边防政府就去了三十多辆卡车,并且是武装押运,在接近边境时,我们忐忑的心才平静下来,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。当我看到界碑上赫然写着“中国”两个鲜红的大字时,我恳请卡车师傅把车停了下来,我们几个可怜的、绝望的、幸运的种瓜人,把脸紧紧地贴在界碑上,贴在鲜红的“中国”二字上,泪如雨下,声嘶力竭,久久不起……”爸爸的这席话说的听者动容,山河落泪,妈妈也早已泣不成声了。”

“赔钱了没?”邻居二叔又关心地问。“啊,还是我们政府好啊,帮我们把西瓜运到目的地,很快就卖出去了,那时间国内疫情就起来了,政府号召各地医生支援武汉,我们也听说了。几个人算了一下,在略有盈余的基础上,把剩下的几十车西瓜都捐给了武汉了。”此时大家的紧张的心情,随着爸爸的平安归来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唉!还是我们国内好啊,你看到处一片安定详和的景象,国富民强啊!还是党领导的好啊,国家时刻把人民的安危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上。这样的政府、这样的国家谁能不热爱呢?”我相信这句话是爸爸发自肺腑的,而且是用生命为代价总结出来的。

是啊!如果不是我们祖国强大了,如果不是强大的祖国作后盾,如果我们的祖国不时时刻刻关心人民的疾苦,爸爸的西瓜能运回来吗?爸爸原来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老实结巴的农民,这趟回来之后,手机,电视上,看得的都是新闻,和别人聊天时,谈的也都是国家大事。当他看到香港分裂分子发动暴乱时,气得又咬牙又跺脚,恨不得把电视机砸了;听到“恨国党”许可馨之流的污言秽语时,气得两脸通红,青筋暴涨。

妈妈说:看看又生气了,像谁挖了他家祖坟一样。”

我说:“妈妈你错了,爸爸现在是:家事,国事,天下事,事事关心。”